• <li id="pzard"><acronym id="pzard"></acronym></li>
    <th id="pzard"></th>
    <dd id="pzard"></dd>

    <em id="pzard"><acronym id="pzard"></acronym></em>

  • 溫馨提示

    外資行金屬融資保證金最高至30%

    時間:2014-07-08 08:52

    青島“德正系”融資騙貸事件雖然已爆發月余,但卻仍在影響著全球金屬市場。

    目前,多家外資銀行在積極評估各自風險敞口的同時,對于大宗商品融資業務,也在通過提高保證金、加強資質審查、嚴格倉單管理等方法,繼續為中國這個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市場提供市場流動性。

    “現在包括匯豐、渣打等在內,外資銀行的金屬融資業務還在繼續,但整體來看,審批要更加嚴格,比如保證金的比例已經普遍提高到15%-20%左右,有個別的銀行甚至要求收取30%的保證金。此外,貸款的整體額度也有所下降,”一位從事金屬貿易多年的貿易商告訴記者。

    “以渣打為例,現在新客戶基本很難再通過金屬庫存獲得融資。”上述貿易商告訴記者,并表示一向風險管控較嚴格的花旗銀行是目前外資銀行中對開展這項業務最為謹慎的。

    某大型國有企業國貿部經理表示,除了提高保證金等措施之外,一些外資銀行已經開始聯絡客戶,要求將金屬庫存轉移到那些倉儲公司自營的倉庫中,而有些銀行甚至不太愿意接受那些通過第三方租賃的倉庫所開具的倉單。

    而法國新際集團亞洲交易董事付鵬江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則表示,將國內倉庫的金屬庫存轉移至臨近LME倉庫的整體數量有限,“因為這些庫存主要還是需要在中國銷售,把這些庫存轉移出去再運回來需要一定的倉儲、運輸成本,當然不排除一些擔心存在潛在風險的客戶將庫存轉移出去。”

    外資行三緘其口

    上周,渣打銀行首席執行官Peter Sands在電話會議上對外媒透露,該行與青島商品重復質押融資有關的風險可能達2.5億美元,涉及多個客戶、地點和不同設施,但可能只有部分受到影響。

    7月7日,渣打銀行發言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確認,根據初步粗略估計,渣打在青島有關大宗商品的信貸敞口約為2.5億美元,涉及不同種類的授信以及不同的地點,但“目前我們認為這并非實質性的風險”。

    “我們已注意到并在關注目前有關中國大宗商品融資的一些事件。我們正在審核大宗商品融資業務。只有很少量的山東地區的客戶受到了影響(其中包括青島港)。”渣打發言人表示,由于青島港有關調查仍在進行當中,不便做進一步評論。但強調,其對大宗商品融資業務以及對有關客戶的承諾保持不變,“我們并未停止提供大宗商品(金屬)融資。中國是渣打銀行的一個重要市場,我們并未停止在中國的業務。在青島發生的事件還處在不斷變化中,我們在了解事件的進展并保護我們的利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翻查香港公司注冊處的押記登記書顯示,本次事件主角德正資源的海外子公司中駿資源(香港)公司,在2014年3月、2013年9月、2010年11月以及2005年7月與渣打銀行共簽署10份融資貸款協議。

    此外,在2004年3月11日至2014年3月31日間,中駿資源(香港)分別從匯豐銀行、法國巴黎銀行、星展銀行、富通銀行以及比利時聯合銀行其它五家銀行通過質押氧化鋁而獲得貸款。根據其周年申報表顯示,截至2014年3月,中駿資源(香港)共有6500萬美元的未償還按揭及押記債務。

    多家外資銀行對各自具體的風險敞口都諱莫如深。

    今年6月,南非標準銀行已表示,已經開始對相關違規行為進行調查。但截至7月7日發稿時,南非標準銀行尚未回復是否對有關風險額度進行估算及其規模。

    同樣,公司注冊處資料顯示,去年6月,中駿與法國巴黎銀行(香港)獲得一筆2500萬美元的融資,截至發稿時,法巴銀行香港發言人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對青島港有關問題表示不予置評。去年5月,匯豐則向其提供高達3000萬美元的貨物抵押融資,截至發稿時,該行未有回復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詢。

    而中信集團旗下的中信資源此前公告稱,公司獲悉青島法院在執行公司所取得的查封令時,未能對存放在青島港約12.34萬噸氧化鋁進行查封。對此,中信資源發言人林武俊7日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我們仍在進行內部調查中,了解當地的具體情況,來決定是否有需要進行法律訴訟。”

    市場短暫震蕩

    6月初,市場上剛開始有傳言青島港可能存在商品重復質押的問題,市場擔憂融資銅流回市場以及融資需求萎縮,三個月倫敦期銅的價格在短短一周之內便下跌了2.3%。

    “在事件剛被曝光之后,信用問題在鋼貿事件之后再次給基本金屬市場造成沖擊。市場情緒十分恐慌,很多參與者擔心事件對市場打擊較大,于是多頭現貨和空頭期貨紛紛通過賣出近月買回遠月進行平倉,操作十分活躍。”付鵬江指出。

    同時,以對沖基金為主的機構投資者也在6月初趁機在市場上大量增加銅空頭頭寸。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在6月6日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6月2日,包括對沖基金等大型機構投資者的銅期貨空頭頭寸在該周增加到2.9萬手,而此前兩周的空頭持倉數據則分別為2.57萬手、2.18萬手。

    “6月下旬金屬市場經歷了一波漲幅,這表明市場對該事件的影響已經消化得差不多了,雖然各家銀行和貿易商的具體敞口和損失的調查還在進行中。”付鵬江表示。

    “這次的青島港事件對整個金屬貿易商、倉庫行業都將面臨‘一輪洗牌’,只有那些信譽好的貿易商和倉庫才能繼續生存下去。”付鵬江指出。

    網站對話
    live chat
    客服軟件
    live chat
    新湖期貨官方APP湖寶
    good神马电影伦理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