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 id="pzard"><acronym id="pzard"></acronym></li>
    <th id="pzard"></th>
    <dd id="pzard"></dd>

    <em id="pzard"><acronym id="pzard"></acronym></em>

  • 溫馨提示

    許英:全球經濟將面臨持續低迷風險

    時間:2012-06-11 15:18

       歐美主權債務危機的不斷深化趨勢,全球金融市場的持續動蕩,歐美高失業率和高福利保障問題已成社會死結,中國全球經濟火車頭的動力在逐漸減弱,全球經濟將面臨持續低迷,甚至衰退的風險。

     

    一、主權債務危機將持續蔓延,“負債經濟”模式難以改變

    1、歐美主權債務危機將是一個無解的題。中國30年改革開放,讓西方企業把好的、壞的,有用技術和無用垃圾都賣給了以中國為首的亞洲國家。在此過程中,他們社會中的藍領變成白領,白領變成金領,社會福利節節攀升,整個社會衣食無憂,開始極盡享樂。在我們為掙得每一美分而竭盡所能時,他們卻在為到什么地方度假而絞盡腦汁。

    早期,他們掙得缽滿盂滿,揮霍享樂;后來,可賣的東西不多了,他們就開始借債享樂。他們為自己制造“全球化”的大智慧而竊喜,他們以為別人勞作,自己享樂的全球分工模式可以一直延續下去。現在,2007年全球金融危機進而導致的全球經濟危機,開始將西方社會沉迷的一切夢幻打破。

    整個西方社會所欠的債已無以為繼。原以為借新債還舊債,社會生活還可以延續,但這次危機讓問題浮出了水面。正像投資大師巴菲特所言:“只有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

    西方業已形成的“負債經濟”模式,也因實體經濟空殼化和西方政體的深層原因,而難以根本解決,西方經濟的衰落已不可避免。

     2、享樂主義已變成西方社會的痼疾。在西方經濟產業空殼化、實體產業變現的過程中,滋生了整個社會的享樂主義。西方的政體,某政黨為在選舉中獲勝,不惜犧牲國家的長遠利益,討好選民,不斷許諾社會福利,助長了全社會的享樂主義。在一個只注重享樂,而不愿意勞動付出的社會,最終靠什么支撐社會的前行?

    希臘、愛爾蘭、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主權債務危機問題只是開始,業已形成的經濟模式、社會福利模式和政治體系,以及歐洲現有的僅為貨幣聯盟,決定了該問題的深刻與困境。

    發達國家各國政府債務/GDP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發達國家  79.4   91.5  96.8   101.9  104.1

    美國      71.2   84.5  91.2   98.3   102.3

    歐元區    69.7   79.1  85.4   87.9   88.7

    德國      66.3   73.4  83.2   82.3   81.0

    法國      68.3   79.0  82.4   84.8   86.6

    意大利    106.3  116.1 119.0  120.6  120.3

    西班牙    39.8   53.3  60.1   67.5   69.7

    英國      52.0   68.3  77.1   82.9   86.5

    加拿大    71.1   83.3  83.9   82.7   81.6

    日本      195.0  216.3 220.4  233.2  236.7

    新興市場國家各國政府債務/GDP

    2008   2009  2010  2011  2012

    新興經濟體  35.3   36.7  35.3  34.6   34.3

    中國        17.0   17.7  17.0  16.5   15.7

    印度        74.3   74.0  68.1  66.2   65.9

    俄羅斯      7.9    11.0  11.7  11.4   12.1

    巴西        70.7   67.9  66.1  65.6   65.2

    南非        27.3   31.5  36.3  40.5   42.8

    墨西哥      43.0   44.6  42.7  42.4   42.6

     

    二、歐美國家產業空殼化問題將難以恢復

    盡管奧巴馬政府提出強力恢復出口計劃,但難見成效。根本原因是自然界最為簡單的道理:水往低處流。現在西方社會的高工資、高福利較東方社會的極低工資和低福利,已讓已經全球化的國際企業不可能將產業轉回歐美,即便非勞動密集型產業也很難做到。中國30年的改革開放,已造就了大批訓練有素的高素質、低工資的技工和產業工人,他們對工作的渴望和積極的工作態度,是那些注重享樂、注重個人權益的西方技工和工人無法比擬的。

    因此,歐美的高失業率問題將是一個長期的、難以解決的問題。西方社會盛行超前消費,絕大多數家庭預支了自己未來的收入,因而高失業率這一歐美社會痼疾,或許會威脅到他們整個社會的安定。

     

    三、全球化給西方帶來的短暫虛幻的繁榮,卻可能讓其經濟長期陷入困境。

    早期的產業轉移過程中所帶來的繁榮將無法持續。這個過程使參與全球化的國際企業變得富可敵國,在全世界積累了堆積如山的利潤,但它卻只給輸入國帶來投資、就業和納稅,提升輸入國的GDP。名義上的歐美企業,實質上在為輸入國服務,而這格局很難改變。歐美的基礎產業(除德國)幾乎徹底地轉移到了亞洲國家,并已形成了廉價的、訓練有素的產業大軍,他們以最為廉價的,極具規模的生產方式為歐美市場、為全球提供物美價廉的民生產品,逆轉已無可能。

    西方經濟越來越像建在空中的樓閣,金光閃爍的背后是一片漆黑。一個社會、一個國家絕不可能靠借債長久為繼,而歐美國家不借債又如何呢?標普對美國主權債務的降級,對西方經濟和政治體系是一記致命打擊,因為一個國家低信譽或無信譽怎么來借債?這是歷來對美國信譽無上信念的破滅。而如西方一位經濟學家所說:“沒有貸款喂養的債務巨獸將怎樣活下去呢?!”

    全球化造就了帝國霸業,也會成為埋葬帝國的沙土。

     

    四、美國為締造和維護世界霸權已付出了沉重代價

    冷戰使以美國為首的歐美拖垮了前蘇聯,表面上看似讓美國成為世界超級帝國,但在這個帝國在強化統治世界的過程中,也悄然為自己挖掘了墳墓。為成為世界的統治者,其在全球范圍內設立軍事基地,構建超強航母群,投入巨資研發尖端武器,在極度強化軍事工業和構建直接略取全球財富的金融霸業同時,自己經濟卻已越來越遠離實體產業,實體經濟越來越被空殼化。

    據統計,美國的GDP構成中,金融業已占到45%,為實體經濟的4倍多,而實體經濟中又以與軍事工業密切相關的產業為主。美國社會一直回避一個事實,就是在構建和強化軍事帝國的過程中,在拖垮前蘇聯的同時,也逐步拖垮了自己。美國的軍事開支已占到全球的43%。

    軍事上的巨額投入,已讓美國財政不堪重負。在和平年代,強大的軍隊并不會給國家帶來實質的經濟利益,它只會起到威懾作用。反而超強和不均衡的軍事力量,只會讓美國產生戰爭的沖動,產生敵人的幻覺。近20年來美國正是在這種沖動和幻覺下,不斷樹立敵人,不斷地發動戰爭。其實,讓美國債負無法承受的核心因素之一是軍事帝國的夢幻,其二是全社會對享樂的極盡追逐。

    在一個以建立民主、人權社會為核心價值理念的帝國,僅靠金融霸業和軍事力量掠奪全球財富,已與自己的信仰背道而馳。這也是造成目前西方社會信仰與信念混亂的深層原因。

     

    五、西方經濟衰落趨勢將延續,全球經濟持續低迷已不可避免

    1、全球主要消費區會持續低迷。由于維持西方社會繁榮的經濟基礎已被動搖,實體經濟的空殼化問題不可逆轉,高失業率難以改變、社會高福利無法保障,西方社會消費的鼎盛時期已過去,社會消費低迷將成為常態。從最近14個季度的數據顯示,美國消費者支出的年均增長率僅為0.2%。摩根士丹利亞洲非執行主席斯蒂芬.羅奇對危機后美國消費研究后得出的結論是:“美國消費乏力前所未有。”他認為導致其消費乏力的根源,是美國消費者在危機前的很多年時間里,其消費支出大大超出了自己的支付能力,債臺高筑的家庭只有較少消費才可重建受損的家庭資產負債表。

    2、美元持續走低和歐美消費的長期低迷,會嚴重打擊出口主導型國家。盡管中國正在努力調整產業結構,升級產業,擴大內需,但是這將是一個嚴峻的過程,至少現在還在進行當中。目前中國的消費力,尚無法填補歐美社會空下來的巨大份額。正如羅奇所言:“如果沒有美國消費者,美國和全球經濟很難回到原樣。”

    中國近20年形成的全球加工出口型企業,在匯率攀升和主要出口區域消費萎縮的雙重打擊下,將面臨嚴峻挑戰。

    3、拉動中國經濟的重要力量——房地產、出口、基礎設施投資和汽車產業都已面臨問題,同時中國政府對環境資源保護的重視,未來中國經濟減速會日趨明顯。世界經濟已沒有歐美火車頭拉動,中國的動力也在減弱,因而全球經濟長期低迷的前景會越益凸顯。

     

    六、未來我們將面對怎樣一個世界?

    近一個多世紀以來形成的歐美主導世界政經格局將面臨改變,而歐美現在仍在主導世界。盡管他們開始變得虛弱,但依然強大,至少目前還沒有面對真正的挑戰者。當一頭無敵的雄獅面臨失去領地統治地位時,它會做出什么樣的選擇?一是直面挑戰者,二是在強大的挑戰者面前消失。在當今的世界,前一種選擇似乎更符合邏輯。但我們畢竟是現代人類社會,此問題的演變和處理或許會更理性。

    在全球化過程中,讓歐美的國際企業(歐美企業通常是私有的)變得十分強大,而國家變得衰落。而中國,因其國有企業占據主導,使得中國政府越益強大。

    在未來世界格局演變中,中國因其獨特的政經體制,讓其占據優勢,更易面對世界混亂局面,除非整個西方世界一致向中國挑戰。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形成美國、中國和歐洲共治的所謂G3世界。這種可能性存在,但因意識形態的較大差異,融通和運作會很困難。

                                              許英寫于上海

                                                2011-09-06

    返回營業部首頁

    網站對話
    live chat
    客服軟件
    live chat
    新湖期貨官方APP湖寶
    good神马电影伦理午夜